父與子

是感覺親近才確定關係,還是開始了關係才感覺親近呢?

論男女關係的話,我想是前者,但論父親與孩子的關係,我認為是後者。

關係的開始,身份的轉變

記得妻子懷孕時,我與她一起參加最後一課產前預備班,當時播放了一段分娩過程的影片,我看的時候確實相當感動,之後我也會想像自己看見孩子出世時感動流下男兒淚的溫馨場面。不過到了真正看見自己的孩子出世時,原來卻不是感動,而是有種疑幻似真的感覺。後來回想,我會說當我看影片時的感動是驚嘆生命的奇妙,而我看見自己孩子出世時的感覺是因為我一時間未能接受自己身份上的轉變。可能是因為母親十月懷胎所以早已與孩子建立關係,不過父親與孩子建立關係卻是在出生一刻才開始。

孩子在接近傍晚時出世,當晚興奮到幾乎睡不著,到第二天早上去探望孩子時仍然為著自己成為父親而高興,但到同一日下午再探望孩子時,孩子剛剛醒來,他從安靜中劃破長空地哭泣,當我和妻子試過不同的方法仍未能安撫孩子時,我頓時有種挫敗感,並同時有一種省覺:原來作父親並不單是一個身份的「榮升」,更是意味著要承擔著一個極重的生命。昰的,我相信每一個神所創造的生命都是極為貴重,極具份量的,因此說父母是一份神聖的天職實不為過,因為是神托負他們去養育一個生命!

感覺可變,關係卻常存

在孩子出世的頭幾個星期,就是密集式的餵奶、掃風、洗奶樽、換片… 循環式的機械化生活。當侍產假後要日頭上班,夜晚再幾乎通宵達旦地照顧孩子。有一次,當我拖著疲乏的身軀抱著孩子餵奶時,看見他也目光呆滯地望著我,我就覺得自己是個餵奶機器,他是個喝奶機器;當下,生命是在我懷中,卻是未能談上有什麼親密感。而然,因為未有親密感,我就不是他父親嗎?他就不是我孩子嗎?不,即使感覺有因肉體的限制而有麻木的時候,關係卻是存在!從神把這個生命托負給我的一刻便開始了。就是先有關係,然後才漸漸產生親近感,亦是先有關係,父親才要學習成為一個稱職的父親,這又使我更深體會到自己和天父的關係,衪是開始關係的父,而我要學習成為一個稱職的兒子。

天父是關係的創始成終者

我們信耶穌的人,雖然明白神愛世人,但卻在靈命低落時容易有一個誤解,就是以為自己感覺與神疏遠,是因為自己做得不好,然後開始質疑自己與神之間的關係是否出現問題。可能我會懷著恐懼戰競的心,努力成為神的兒女,又可能我會選擇放棄這段關係,走世人的路,甚或放逐自己。

原來,我們沒有人一出世就認識天父,都是隨著經歷和日子才漸漸和衪建立親密感的,就像詩人在詩篇一三九所說,當我們在母腹中被造時,我們便是天父的兒女,衪完完全全是這段關係的始作者,是以愛去開始,以愛去維繫,以愛去拯救,以愛去成全。

確定關係,活出位份

有時,我會經歷靈命低落的時間,感覺與天父相離甚遠,聽不到衪的聲音,看不見衪的笑臉,不過現在我更確信這些感覺都不能否定我和天父關係的存在。當我疲憊時,可能我就是個木無表情的嬰孩,雖然知道天父愛我,我卻無能為力報以微笑,但我仍安躺在衪的懷裡,被衪餵養,被衪安慰。等到我從新得力時,衪又與我同去走光明遠大的路程,我想天父喜悅我們的心情,就像我在看著自己的孩子將來向前奔跑一樣心滿意足吧!因著這個信念,我們就知道自己不是懷著恐懼戰競的心,要靠自己的努力來爭取神兒女的名份,我們卻是先確定自己是天父的兒女的身份,然後學習成為衪稱職的兒女,正如我也是如此學習成為一個稱職的父親一樣。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