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的自白

黃子華楝篤笑《唔黐線唔正常》(經濟日報圖片)

對黃子華人生影響最大的,不是家庭,亦非愛情,竟然是宗教!

「o個陣知道有靚女o除教會入面,唔係因為你想識o個D靚女而入教,而係你覺得教會係一個美麗o既地方,因為呢o的女仔,令佢更美麗,少年人都有一種追求美麗的傾向。」

到了加拿大,黃子華當起宗教領袖來,也因為更熱切的追尋,令他脫離基督教。

「當時我租o左一個地牢住,o個個地牢好似山洞,一個個窗仔,鋪滿白雪,我連續七日唔返教會,唔祈禱咁啃完本《卡拉馬佐夫兄弟們》(The Brothers Karamazor,俄國文學作品)然後行出地洞,話『我唔信啦』(宗教),o個種感覺好有哲學家尼采o既超人意識

「我係基督徒o個陣,覺得宗教係真理,可以拯救人;後來發覺如果人唔能夠救到自己,你都要接受,咁就冇o野可以救到你。」一派悲觀的思想,踏碎了世人寄予宗教的厚望。

黃子華歸咎這與他的童年有關,他說:「我咁坎坷o既童年,有乜辦法對未來有美好o既幻想?即使我o既童年唔坎坷,我都唔能夠話呢個世界美麗,因為呢個世界根本唔美麗。」

對於童年留下的孤單無助陰影,長大了的黃子華依然無法消除,「我今日仍然覺得做人好無助,好多事唔知點樣解決;如果有人覺得自己快樂,係佢o既幸運。」

現在黃子華不再追求開心快樂,他要的是滿足,「但有時滿足不一定開心,可能是種苦澀的滿足感。」黃子華說。

資料來源《東周刊》1994年6月15日,子華之部屋(已離線)

早幾日睇左D楝督笑,講開子華以前信耶穌,甚至有傳說話佢做過傳道人,我笑說,如果子華用楝督笑既功力講道,好似林以諾咁,應該都幾大影響力。

這是一篇「反見証」,但我覺得又不完全是反面,或者亦比我地一D反思。子華可能同我地好多人都一樣,有不愉快童年,同樣經歷過救恩,有人可以轉化過去的詛咒成為祝福,有人卻擺脫不了。上文一句命中了要害 — 問題唔係神救唔救你,而係你仲係咪要堅持自救?我地無資格評論他人的決定,或者我地可以認同或者唔認同他人既選擇,但我地每一個人都得為自己既生命負責。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