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哪一方?

記於2016年「魚蛋革命」翌日

「魚蛋革命」的圖片搜尋結果

昨天在電視, 在面書看到很多人與人之間的撕裂, 惡言, 攻擊, 暴力, 叫人心情沉重,  即使是在親戚拜年之間, 也有很多上一輩的議論和後輩的意見對立, 引致爭執。另外, 還有很多教會的 “無立場論” , 很快都便被網民拿來批評教會不站起來為公義發聲。現在的香港, 好像你不站在那邊, 便是我的敵人。內部的分裂, 有時比共同對抗外部的共同敵人更加可怕, 而且這種 “內戰” 更是由社會層面滲進家庭和朋友之間這個小單位中。

事實上, 無論是市民、記者、執法者, 都沒有應該受傷的一方, 但事實上, 在今次的事件中, 很多人無論在肉體和精神上都受傷了。我們每一個人豈不都是寶貴的嗎?我們都有家人, 再惡的人都會有良心, 因為我們都是天父按照衪自己樣式所創造的。可是, 當我們看見別人做惡事, 便不單恨惡他的惡, 也恨惡他這個人, 甚至幾乎要將這個人看成是惡魔, 豈料原來我們也只是用另一個方式去彰顯出惡。我們若相信一個人是上帝所創造的尊貴身份, 我們總不會對他絕望, 求天父幫助我們在黑暗中仍能去愛, 相信一份恩言和安慰的話, 能醫治受傷的心, 一份對別人的盼望, 能帶來改變的機會, 因為在衪沒有難成的事

這樣, 在這世代, 我應該站在哪一方? 我應該做什麼?

「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的圖片搜尋結果

回想舊約, 約書亞帶以色列人出迦南地, 約書亞為什麼而戰? 以色列人為誰而戰? 為民族? 為地土? 約書亞記 5:13-14 這樣說:

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裏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

約書亞到他那裏,問他說:
「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

他回答說:
「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

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
「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

耶和華軍隊的元帥對約書亞說:
「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的地方是聖的。」

約書亞就照著行了。

我只怕, 原來我不是站在藍絲或黃絲的一方, 其實只是站在自己一方, 為自己所愛的而戰。但我若承認這地土是耶和華的地土, 豈不敬畏地說 「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衪對我的第一個要求, 卻是要我先潔淨自己, 知道自己所站的地方是屬於衪的 (聖的)

香港是屬於神的, 中國是屬於神的, 全地都是衪的, 如果我憑信心這樣宣告, 這意味著即使這個時代是如何黑暗, 現在看見不公義如何充斥, 衪都仍然坐著為王

我們好像是軟弱的, 被惡打得節節敗退, 如果我們開始懷疑上帝的工作, 轉向依靠人的方法, 人的勢力, 或在口中發出詛咒, 怨毒,這就是我們徹底的失敗了!

作基督徒的我們, 豈不是只有一個目標, 就是領人歸主。領人歸主的意思不單單是讓人口裡說信耶穌,然後去求耶穌解決他生活的難題, 更重要的卻是讓人知道自己不是屬於世界任何一個勢力的, 也不是以人為終極的目標, 卻宣告我是屬於耶穌的, 一切以衪為終極目標。保羅昔日領人歸主, 豈會比今日在香港領人歸主容易呢? 因此哥林多後書第 4 章用於今時今刻真是沒有更貼切的。如保羅在好像完全不能做什麼的地步中, 他仍有信心地說:

「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裡作難,卻不至失望;
 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
 身上常帶著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顯明在我們身上。」

因此, 在這動蕩撕裂的世代, 我們也不至失去盼望, 也不由灰心生出怨恨。我們幾乎被世上的資訊和言論所淹沒前, 真的要在聖經中找回真理的立場。願祢指教我何謂祢的時間, 我所當去關心的, 當去安慰的, 當去說的, 阿門!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作者: 凱楊

在香港長大的一個小小基督徒。自問是個普通的人沒有可誇口,但信在耶穌什麼都可能。在網絡大海中奉獻點滴文字,希望能祝福一些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