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歸何處

一個感覺被冷落的飯局,讓國良思考自己「情」歸何處。

他中學時期最要好的四位朋友,當時自稱為「五虎將」,自從投身社會後已很少見面,所以難得一聚實在期待。那一晚飯局,開始時大家意外地見外,所聊的不是天氣就是桌上的食物質素,直到一位朋友打開了「湊仔」經這話題,另外兩位身為人父的朋友也雀躍地和應起來。起初國良和另一位未有孩子的朋友都努力提起興趣去聆聽他們分享,但三十分鐘後,朋友已經放棄了,他把視線轉移到自己的智能電話上,而國良則感到失望,破口而出一句:「其實你們的世界除了孩子外還有沒有別的?」

他們的回應是:「到你有孩子時就會明白了」

其實國良是明白的,他們找到共同的話題所以滔滔不絕是人之常情,而他也不是真的要責怪他們以「湊仔」為中心,但他的心中憤概是因為感到被冷落,心中的失望是因為他們陶醉於自己的小圈子中,使他變成一個局外人。

從憤慨中冷靜下來,國良問自己:「如果我就是正在投入小圈子中的人,我可以留意到身邊被冷落的人嗎?我會嘗試邀請他們加入嗎?」國良不能肯定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即使他願意這樣做,他不知道小圈子中的其他人怎樣想,如果他們抗拒新朋友,那麼我的行動可能就會引起他們的不滿;如果他們不滿,恐怕他們也會把他排除在小圈子之外,結果又再遭受到被冷落的滋味,哀哉!國良理性知道小圈子是不公義、不公平和不仁愛的,但他的感性卻享受小圈子中的親密感和強烈歸屬感。他不知應該如何決擇,他的理性與感性交戰,他陷入深深的掙扎中!但他不能否認,自己其實也是情歸小圈子的「小人」。

飯局之後,各人散去,國良的思潮和憤慨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散。過了很久很久,國良偶爾看見因為相約飯局而設立的 Whatsapp 群組從「水底」中冒出,原來是這個群組自飯局之後就再沒新訊息了,後來因為朋友離開這個群組,所以它才再次顯示在較前位置。

原來,小圈子強烈的親密感和歸屬感都會過去,正如在飯局中因找到共同話題而滔滔不絕的朋友,飯局之後還是各有各的忙碌,各有各的生活;有時是因為有共同敵人而組成的小圈子,但當敵人消失後便失去了共同的焦點;有時是因為小圈子中忽然因不同意見而產生分裂,可能只是一兩個人的衝突,也常導致整個圈子的瓦解。小圈子的關係多建立於特定的環境和條件上,但這些環境和條件是常常轉變的,所以一心要在小圈子中尋求愛的滿足和歸屬感是不可靠的,是虛空的。

有誰常常等候著我?他從沒有說忙碌而忘記了我。
有誰把我的敵人踐踏?他為我在敵人面前擺設宴席。
有誰作和平之君?使我和別人破裂的關係得以修補。
有誰先愛著我?使我有信心和盼望能去愛身邊被冷落的人。

唯有你,主耶穌基督!祢作我生命圈的中心,我就在祢愛裡得滿足;我歸屬於祢,因祢以愛創造我,拯救我,又使我在永恆中也有盼望。

而然,當我在主耶穌的圈中飽足時,我也要走出這小圈子,尋找失落的人。因為祢說:

「我另外有羊,不是這圈裡的。我必須把他們帶來,他們會聽我的聲音,並且合成一群,同歸一個牧人。」

約翰福音 10:16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作者: 凱楊

在香港長大的一個小小基督徒。自問是個普通的人沒有可誇口,但信在耶穌什麼都可能。在網絡大海中奉獻點滴文字,希望能祝福一些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