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耶穌的一段文字情緣

我相信沒多少人生來就喜歡讀聖經,包括我…

回想過去,我想我與耶穌的文字情緣可以分成三個階段。

初信階段—聖經是格言

在我初初有記憶時,我已知道媽媽是信耶穌的了,雖然她是個沒有教會生活的「游離信徒」,但她還是讓我入讀基督教小學。當時有聖經科,要背經,但耶穌是誰呢?我當時認為他是個好人,但當時最深刻的經文卻是 「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因為媽媽常用這句話勸戒我爸爸不要動刀。是的!我爸爸以前激動時都會揮刀恐嚇人!

2001 年,我決定接受耶穌基督為我個人救主,栽培員鼓勵我由約翰福音開始認識耶穌。我讀完四福音,對耶穌的認識除了是個好人外,加上了「智者」這個稱號,我想… 再加點超能力吧!

想當年,我是個容易憂慮的人,所以 「不要為明天憂慮」 一類的經文成為我最大的安慰。但對於信耶穌要捨己背十架,要被人恨惡,我不太明白,很難接受,但我沒有深究。

後來讀到保羅書信,我當時覺得當中有不少是講教會,講傳福音的,但我當時沒有教會生活,就覺得事不關己。又讀到舊約,覺得是神對以色列人說話,又與我何干?

浸前階段讀經成為習慣

到 2005 年左右,我開始出來工作,也開始有教會生活。組長鼓勵我靈修,我就開始用上班車程「聽」聖經,加上看類似荒漠甘泉的靈修資料,感覺有點水過鴨背,但漸漸把讀經培養成習慣。當時小組每星期查經,起初是組長唱獨腳戲,其實他不是想這樣的,但他每次發問都沒有人回答,其實可以感受到他的無奈 。

有個時期,我開始覺得自己在小組中沒有歸屬感,我和組長聊這事,他就鼓勵我在小組查經時嘗試答問題和問問題,於是我成為了小組查經的「問題少年」,多多發問。當我多了這種參與,我對小組的歸屬感就增加了,但這其實不是我最大的得著,我最大的得著反而是因要發問而更留意到經文中的亮點,當這亮點被解答而成為亮光時,我越來越對神的說話產生興趣。

浸後階段— 聖經是神的情書

2009年受浸後,我開始在小組中協助帶領查經。當時在查經前還要參加帶領查經預備班,一位牧者帶領所查經組長詳細研經,每次查三四小時,逐字逐句查,然後大家要一起討論如何破冰,如何經文應用等等,很多時就是星期日午飯後查到天黑,真是有種查到天昏地暗的感覺!再者,課後還要自己消化所學才可以帶領別人,平均都要再預備多四個小時。雖然功夫很多,預備多了,但也不代表能保証組員投入查經,有時都會覺得自己帶查經的果效未必大,但自己和經文搏鬥的過程看見了神。我開始明白信耶穌為什麼應該要背十架,被人恨惡;我開始覺得保羅書信很寶貴,舊約與我也有密切關係;原來神用血,用淚,用愛,用大榮耀留下66卷書信給我們,是人生說明書,也是情書。

聖經是愛的宴席

你有試過被神的話激勵或安慰嗎?你有經歷過不明白聖經卻無人能解答的煩惱嗎?你曾經也覺得聖經某些部份與自己無關?覺得始終不能品嚐聖經當中的滋味?你可曾因為後來在聖經中發現真理而興奮?我與神在衪情書上的懈逅,又豈是因我先愛神而展開呢?其實是神先愛我,衪拖著我的手,一步一步帶我去愛上衪的話,再使我從衪的話中越發愛衪。神愛我,衪不也愛你嗎?衪也想與你在神的話裡編寫一段神人相愛的美麗故事。

最後,我想用一故事來讓大家思想為什麼一定要努力讀經去認識神:從前,有一男一女,他們來自不同國家,經互聯網相識,他們互相交換了相片,立刻被對方的外表吸引,開始談戀愛。然後他們就密密用文字網上傳情,如是者過了半年。終於,女的有機會到男的國家旅行,他們可以面對面相處了!他們第一次拍拖,男的介紹女的去一間餐廳,男的雀躍地為女的點了這家餐廳的招牌菜——花生醬西多士,豈料,女的立刻面色一沉,然後氣憤憤地說:「你不知道我對花生敏感嗎?你點這個給我,是想我死?」男的一面無奈,說:「你何時有告訴我你有花生敏感?」女的哭著說:「我們晚晚文字傾訴,我不是一次又一次告訴你我多次吃過花生後病到幾乎要死麼?」男的腦海只能立刻浮現出當初交換相片時女子如天使般的面臉,卻忘記了她所寫的千言萬言,他忽然覺得這女子感覺非常陌生。

我們是怎樣認識神呢?是單憑經驗?是單憑別人的見證?或是依靠神蹟奇事的記號?我們有沒有努力查考神留下給我們的聖經?從神的話去認識衪?神在熱切地期待我們去認識他,尋求他,你願意接受衪的邀請嗎?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作者: 凱楊

在香港長大的一個小小基督徒。自問是個普通的人沒有可誇口,但信在耶穌什麼都可能。在網絡大海中奉獻點滴文字,希望能祝福一些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