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猶太人2.0嗎?

《願祢公義降臨》這首詩歌這幾天在我腦中徘徊,但我沒有能力在這裡表達關於公義的複雜問題,也許嘗試回望我們的創傷當中,卻感受到香港人更大的惶恐不是公義伸張的問題,恐怕失去自由的背後更加是害怕自己身份消失的危機。

香港人所响往的既是獅子山下的自強精神,當獅子山被鏟平,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我們將會成為重創醒來後的失憶者。我是誰?我在何處?我以後該作什麼?

攝: logword

香港人的處境可以和猶太人被擄相比嗎?有人說:「猶太人是被揀選的,但香港人可能不是…」 但揀選的問題實在無人能回答,我們也不應該把香港人的遭遇說成是神的審判,正如約伯的遭遇正是要留下給當時人掙扎與沉思,而不是太快套用一些解釋去自原其說。信仰與歷史糾纏在一起時總是複雜和充滿張力, 我們不明白神為何要用如此迂迴曲折的方式去啟示自己,也許這「不知道」才叫我們要操練信心和學習依靠的功課,這逼使我們是跟隨在衪後面,而不是走在衪前面。

香港人的處境可以和猶太人被擄的處境相比,可能比較確定的乃是在身份危機的問題上。香港人曾經值得驕傲的東西失去了, 我們成為重創醒來後的失憶者。

問我是誰?我在何處?我以後該作什麼?被擄猶太人的禱告和哀歌,也是我們的哀歌嗎?神對猶太人的安慰和應許,也是我們的希望嗎?但以理的模式值得我們參考嗎?甚至再想遠一點,如果我們當中有人要像約拿一樣被差遣又如何呢?

以上的問題都是一些前人早在九七回歸前已經開始提問的問題香港人的創傷由當年至今,一直沒有被妥善治理,而只是以物質金錢和享受去包扎,到一天繃帶撕裂,我們只會見到的是潰爛和發臭的傷口,越爛越大。一堆問題承傳到今日,我們並沒有找到答案。其實我們需要的不是答案,而是醫治。

幾十年也沒有醫治過,誰能醫治?如何醫治?可以嗎?

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我相信神是醫治者,是安慰者,衪是關係的始動者,所以衪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人,但我們又有沒有放棄衪呢?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作者: 凱楊

在香港長大的一個小小基督徒。自問是個普通的人沒有可誇口,但信在耶穌什麼都可能。在網絡大海中奉獻點滴文字,希望能祝福一些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